2015年11月29日 星期日

天要其亡 必先讓其狂


暫委裁判官陳碧橋指以胸襲警的女被告吳麗英今被判囚3個月15天,鬧出國際大笑話。(Internets)

吳麗英當天被警員拉倒地竟被控襲警,判囚3個月15天,准保釋等候上訴。案件引發爭議,「胸部襲警」的說法更惹來外媒關注。(Internets)

於今年3月參與「光復元朗」的反水客行動,期間爆發警民衝突,其中被暫委裁判官陳碧橋指以胸襲警的女被告吳麗英今被判囚3個月15天。(Internets)

外國傳媒《赫芬頓郵報》報導香港任職文員的女子吳麗英(30歲),被指參與2015年3月1日「光復元朗」反水貨客示威期間,阻差辦公及襲警。暫委裁判官陳碧橋裁決指以胸襲警的女被告吳麗英今被判囚3個月15天。(Internets)
香港因中共所累 司法的荒謬
         因水貨走私的大陸人肆虐元朗上水一帶,令港人不勝其煩,港人於2015年3月1日發起反水貨客示威,期間警民衝突不斷,任職文員的吳麗英遭男警從後推跌致鼻骨骨折,滿面披血,最後竟被控以胸襲警,遭暫委裁判官陳碧橋判囚3個月15日。這等荒唐事發生在香港真的顛覆人類常知,可見警方的無賴真身,以胸中塊肉可襲擊他們肩膀骨頭,到時遭強姦的會被判有罪,罪名是以女性陰道夾傷男性私處,這等司法荒唐荒謬來自中共。
         在大陸,一少女遭中共高官強姦而被拘捕後竟被判監,理由是不合作,可見大陸的司法執法的荒唐可笑,中共政權上下有多瘋狂。

有云:『天要其亡,必先讓其狂!』
         上天要消滅的每人或每事每物,必然會使其有悖常理,瘋狂兼荒謬,使其甜甜然沉醉於勝利及威風的光環下,自然會認為自己多聰慧不凡而有所恃,到後來因改變生活軌跡或習慣,因而染患或招怨而蒸發於地球上,而世人不會有丁點兒懷念,堪稱遺臭萬年。
         自佔中以來中共一直存反對、破壞態度,未有檢討自己為何令香港市民用此種方法抗爭,十多年來中共一日比一日瘋狂,不惜推翻所有對英、對國際承諾,一國兩制、中英聯合聲明等同虛設,你說你這是大國所為,但筆者郤自命弊鄉--無感覺;因為雨傘運動的時候,藍絲、黑警、建制、保皇黨的任意妄為,一眾傘友及看不過眼的各區市民開始抵制建制派及中資商鋪,生意一落千丈現象不期而遇,但他們也不去想想那裡出了問題,而籠統的只說佔中惹的禍,將問題無限擴大而不檢討自己;所以,莎莎一類建制舖還是用自己生意指標來代表零售業,其他個別茶餐廳在大多市民中已訂了黑名單,自己生意不景又賴佔中,這類商舖因過於偏激功利,完全不宜在香港發展,但凡做生意是吃四方財的,勉強分化、類化客人類別,唯只有等死一途,在筆者本人黑名單內永不光顧的商舖餐廳,年多以來也未曾踏入半步,天天路過顧盼,見他們店舖門堪羅雀,店舖老闆在門外張望對面餐廳人流滿瀉,但人也不流入自己舖內,店舖老闆自己閒來執紙皮幫補,又看你可捱多久?所以,你們別再賴佔中了,我們只會更加恥笑你們的!
         人說:『天要其亡,必先讓其狂』看你們中共多瘋狂,已能預估你們終結之期不遠矣。
有云:『福兮禍所倚。』
         香港本為福地一片,而香港人耽溺於歌舞昇平,享譽於國際,因此漸漸消磨了居安思危之心,中共收回香港歷十八載,一直的侵蝕香港法制、教育及媒體,但甚少人意識到危機臨頭,還尚懵懵然沉醉於中共的銀彈色劍之上而不自知,若不了解中共真相,就可能有生命安全的威脅,因為中共司法、執法並沒有任何公正程序,完全被利益所控制,隨時都會有司法迫害生命受脅的荒謬事件發生。
內外五毛遍野 批鬥文化不斷
         以前在大陸才有五毛出現,大陸以外地區縱有亦只暗地裡撐,不敢如現在那麼猖狂盲目,但中共混帳般崛起後,香港、台灣及世界各地也不乏五毛聚集,通常這類五毛皆學識低甚或無,外表裝愛國,內心只為利,性格有缺陷帶偏激,自大又自卑,唯恐天下不亂,因天下不亂,這類人何能插科打諢撈渾水?所以這類人間臭蟲一生也只會高不成低不就,光靠吹捧中共,而中共捨以蠅頭小利予這等人間垃圾以維持自己垃圾政權。
         在香港也不乏大五毛苟且偷生,例如:愛玩舉報,崇尚批鬥,口稱愛國,陰隲不明的陳凈心、五毛機關青關會揚言一天不作奸犯科便吃不下飯的林國安、對警察頤指氣使的洪偉成及一眾地痞般的成員、以臭口見稱的愛國導演王晶,口不擇言只懂舐的小丑藝人成龍、撐警老鴇李偲嫣、文化廢物周融等等,而中共因本身已是文化低落無甚學識,物以類聚定律驅使下,當然只會遭這班五毛牽著鼻子走,五毛要中共怎做,中共便怎做,無甚麼意向,就如一頭狗一樣,五毛們要中共咬誰便咬誰,五毛們要中共禁誰就禁誰,中共本身無主見、自私、弄權、無惡不作,要多瘋狂便有多瘋狂,要多荒唐便有多荒唐。

遭中共拒諸於門外褫奪參選世姐機會的25歲華裔女子林耶凡。
         十三歲已移民加拿大,而今在加拿大奪下桂冠而晉身世界小姐競選的華裔女子林耶凡,適逢主辦國是中共,只因她曾批評大陸人權問題而竟遭拒諸門外,這等事情發生在一個所謂「大國」身上,真的荒謬可笑,中共滿肚子女兒家氣,怎不令國際社會竊笑不已?國際社會應正視這等問題,與其中共對國際之間,人與人之間那麼多齟齬,國際社會應制裁中共,不予中共任何國際活動主辦權,直到真正改善為止,這才是人權的維護。
保皇黨建制派--中共貪腐外圍集團
         一直以來中共也在香港插樁落釘,安插廢人到香港,以銀彈轟炸一批無定力港官,形成保皇黨建制派來為自己護航,香港立法會的譚耀宗(痰盅)、李慧琼、蔣麗芸(元秋)、梁美芬(老鼠芬)、鍾樹根(黐根)、王國興(亡國興)、馬恩國(粗口大狀)、陳健波、吳亮星之流,在立法會議內只是一頭頭護航犬,嬉皮笑臉的舉手機器,人人皆無自我,每次皆無知搭可恥「單Q」跑回來。
                  中共利用香港的地利來發揮自己「腐敗」功能,一切滬港通、深港通、高鐵、三跑、新界東北發展、收購媒體、滲透區議會等等,而土共狗官佞人亦也借香港優勢,視香港為中介地來搭橋鋪路、洗黑錢腐化香港、赤化香港,到香港玩殘玩完便伸手到台灣又繼續肆無忌憚的侵蝕破壞文明,所以,中共口頭的依法治國,一帶一路,以憲治國皆為空話套話,打著文明幌子,做絕世間壞事,正所謂:『(磨米時)只見籮柚(廣東話解屁股)郁唔見米白』;中國依然沉淪,道德依然淪喪,古文化依然逐漸消亡,人心依然不古,人人依然相互坑陷,你說中共會進步嗎?但恐怕到它們倒台一日也未懂反思。
-----------------------------

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

林鄭月娥口中的『官到無求膽自大』及尊嚴


林鄭月娥創作了:『官到無求膽自大』的廢話。
         香港自從遭大陸回收至今,一直在日漸沉淪,人文、道德及生活指數有如大陸A股般暴跌至不堪地步,令外國一眾國家也察覺這樣的遽變,香港在國際上評級逐年遞減,優先條件譬如一些國家免簽証等優待越收越緊,甚或將面臨遭褫奪的地步。香港最不堪的時間由地下共產黨員江系駐港代辦人梁振英接任特首時開始,他以螞蟻鬥螞蟻的手段將香港粉化(註:本用”分”,粉(碎)化較撮合其用意,非筆誤),政府官員、建制派、紀律部門及籃絲均遭低智化、文盲化,令香港聲譽日”膿”。
         現今香港社會生活壓力比十七年前未沉淪的日子與日俱增,因中共的指指點點,加上低智的中共官員說三道四大放闕詞,令香港本由國際大都會級別墮落至與中共所謂一線地區並駕齊驅(大家鬥墮落),一國兩制等同虛話,而中共更肆無忌憚地更改自己對國際所承諾的中英聯合聲明(變了:中共獨自宣言)和基本法(變了:龍門挪移大法),由此看出中共是一個甚麼勞什子政權了。
         梁振英當特首之初已任意妄為,例如搞出來的:五司十四局(失敗!)、東北奶粉走私城(吳亮星使詐通過,失敗!)、國民洗腦教育(失敗!)、批鬥林慧詩事件(失敗!)、南丫十一匪慶撞船事件(上演一幕:我爸是李剛,失敗!)、佔領中環(驅散人群竟用八十七枚催淚彈及擬開槍鎮壓,弄至警民關係失卻,失敗!)、欲重推廿三條(失敗!).......啟晴等屋邨含鉛食水(事件越演越烈,欠善後,失敗!)還很多事件也未見有成功過及香港市民服過的均作失敗算,這類關乎民生及社會的「大戰」也輸掉,真不知梁振英本人及其政府團隊皆被香港人視為過街老鼠般,他們心裏是甚麼味兒,人說:『要知打仗贏定輸,首看將軍面』,梁振英你竟充當香港政府的將軍,以閣下品性和智商,當然滿盤皆輸了。
         屋邨食水含鉛事件中,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與一眾官員皆相互推委,而不去研究主因及去作善後處理,真難明香港政府從來都有智囊團隊而現今只剩一堆窩囊廢,處理事件(正經事)效率近乎零,但支薪、加薪、幹壞事、插科打諢則會開盡Turbo。
         古云:『人到無求品自高』,照字面解讀當然是:人生在世無慾無求,人的品格自然高尚,但中國五千年文化,表面上當然看不出啥糕碗來,大家深思一下,其實字裡行間透發著一種蒼涼的感覺,古時社會也和現今香港或中國(如今叫中共)一樣,貧困階層跟富者比例極端不均衡,而且掙錢不那麼容易,所以「吃不到葡萄是酸的」心態出現,但封建社會低下階層除非可當到官而敢去作奸犯科、殺人越貨、貪腐無度才有望脫貧,若非這樣憑甚麼會發富?所以,一些文人雅士或清廉守紀的官員們便想出一句自嘲、自嘆、自我安慰的一句:『人到無求品自高』了。
         如今因屋邨食水含鉛事件沒完沒了,更有低智議員(又是吳亮星)耍無賴皮笑肉不笑地說出挖苦說話:『食水中摻適量鉛或可延年益壽』,真不知道他如何當到議員,市民都對政府絕望而要求官僚們共嚐鉛水,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更在事件會議中發誨氣地讀出一篇來自她手筆所寫的低水準千字文:『以前有人說人到無求品自高,今日我是官到無求膽自大...........』全文只一個意思,意謂:『咪人哋叫你飲就飲,飲死你哋呀!』但真難明她竟創出一句:『官到無求膽自大』的屁話,你當官而膽小,又怎處理任何事情?怪不得香港會變成這樣了;做官求甚麼?求財、求權、求勢而已,難道妳甚麼都不求?當義工?還是妳現在要和梁振英一樣,做()做()毫()建樹,()其避隱,還()敢(自大)?

毆打市民警察便有尊嚴?

不管市民反對,只去保護大陸大媽跳廣場舞,警員們便有尊嚴?
         林鄭月娥演講詞中又提到做官要有尊嚴,尊嚴是你們為市民妥善處理矛盾而市民給官們的尊重和嚴肅的敬意,並不是你惡就有尊嚴,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你凡事都處理不妥,你們哪來尊嚴?你惡而人家怕了你叫官威,連兩碼子事你們一班狗廢都分不出?
         香港現時的警民關係那麼差,全因為你們給紀律部門這樣的指示:『要有尊嚴,一定要惡,不妥協,打殘佢哋為止!』警察由港英年代的服務市民,變了現在中共式的監管市民,孰優孰劣,一目了然。

-----------------------------

2015年10月11日 星期日

王晶請你做個像樣的人行嗎?


王晶(Google Search)
王晶一向以低俗、扮小丑,下三濫手法執導,摻以屎、尿、屁作為其電影主要素材,後以「睹」為題材,令其執導生涯中產生一點點如漣漪般的高潮,其事業以二、三線電影來說,算是其有生之年的大成就了,他當然以為是自己執導手法了得,查為當代當時得令、炙手可熱的紅星將他帶入其所謂事業高潮而已,好應懷有感恩戴德之心才對,並非以不可一世的面目扭曲的心態去處世待人。
由佔領中環發生到今小女孩勞美蘭因未及得到捐肺而致死事故,王晶一直以奴才身份去示人自己愛「國」之心及發揮自以為的影響力,但所言所想的均給正常人感覺他顛三倒四邏輯錯亂。更令筆者感覺王晶其人猶如一個歪了壺咀的尿壺般(註:使用的時候因壺咀歪了,便拗著「小弟弟」的頸頸,廣東人俗話說:『拗鳩頸』。),果真有七分像共產黨的反人類、反社會性格(註:別人反對我讚成,別人讚同我反對。),可能他以為這樣就是叫作有性格了。
在勞美蘭在生等待捐肺供移植的時候,王晶已將她等待人捐肺的消息,化做揶揄泛民主派的武器,那種涼薄無情已為人齒冷,更令人感覺他裏外不似人。
及後,因勞美蘭等不及肺移植而終,王晶又發瘋想借事件攻訐中大的副校風波示威學生,但詞不達義,令人忍唆不已,為令讀者回味一下王晶的一番廢話,特隻字不漏的抄錄如下(其全文皆用殘體字,但下文以正體字筆錄。):
小弟王晶:『 勞美蘭死了。只有二十歲。同一天我看見一班自命正義的人在香港大學穿黑衣示威。為了校委不用一個學歷有疑點的人。你們可遲一兩天才示威,先呼籲一些有親人離去的人捐肺給美蘭嗎?你們有醫生寧願去接受訪問斥責李輝副教授言論不對,也不花一分鐘去救一個垂死的女孩,你們正義嗎?你們只是一班冚家鏟!』

Google Search查看王晶學歷欄目表示他學歷是香港中文大學。(網路截圖)
筆者在Google Search查看王晶學歷欄目表示他學歷是香港中文大學,再反覆看王晶的大筆,學歷是中文大學何以寫出連初中生所寫的也不如的屁文?細味他行文中那似是而非的邏輯,那種幼稚的思想,真令人詬病不已。
文中:
『同一天我看見一班自命正義的人在香港大學穿黑衣示威』何謂「一班自命正義的人」?那班他口中說穿黑衣示威的人,也沒有說自己是正義的,何來自命正義?是王晶你這類孬種覺得人家正義所以妒忌人家才出此言?反而那些自命正義的人,例如:「正義聯盟」的李偲嫣、掛正義綠絲帶反佔中的過氣黑警阿Man、周融、王國興、鍾樹根、蔣麗芸等等真的自命正義卻都盡做反社會的邪惡事哩。
『不用一個學歷有疑點的人』,何謂「學歷有疑點」?這句真的令筆者對你的學歷(中大)有點質疑,也表明你老哥的文筆就如你執導的電影作品般狗屁不通。
『你們可遲一兩天才示威』,說明示威,當然是對應發生一些不平事才出來示威抗議,在你口中好像示威抗議是約日子飲茶一樣,閣下肚子餓了也可以遲一兩天才吃飯可以嗎?
『你們有醫生寧願去接受訪問』甚麼叫:「你們有醫生”寧願”去接受訪問」?寧願兩字看出王晶你形容得醫生們覺得治病是苦差,所以二選一之下情願去接受訪問好過醫人一般。
『斥責李輝副教授言論不對,也不花一分鐘去救一個垂死的女孩』這話,當時你有承諾捐半邊肺去救勞美蘭,但醫生不做手術了嗎?醫生已說明找不到屍肺嘛!何來掛住斥責某君而不花一分鐘去救垂死女孩?
『你們正義嗎?你們只是一班冚家鏟!』這兩句就如爛女子撒潑時所出的話,譬如王晶你是個女人,見身邊所有女子也比你漂亮得多,所以在妒忌和自卑交煎下說出:「你哋好靚咩?你哋只係一班蘿底橙!」有何差別?
所謂:「天要其亡,必讓其狂」,看你王晶有多瘋狂,便看到你的路不遠矣!待人處事,心性別太偏激,舐共也不能舐足一世,意謂中共也命不久矣跟你鬥短命,舐來何用?你老哥也行年六十了,何不低調一點,做個像樣的人?

-----------------------------

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

「十.一」大陸人減少的主因你知多少?


將軍澳善食緣掛血腥旗以為討好大陸人。

香港到處掛血腥旗以為討好大陸人,但大陸人天天在大陸也接觸及這類九唔搭八「不祥物」。圖為急於討好狗共而倒掛血腥旗,招到港人及大陸人拍掌。
據媒體報導,大陸「十.一」長假首日,到香港旅行團數量比去年下跌15%,香港經歷了最糟糕的「十.一」。旅遊區遊客絕跡於鬧市,店舖生意清淡,一些店服務員比客人還多。餐飲業人士稱,往常在遊客區的酒樓,未走到門口,已見門外人頭湧湧在等位,但當日午市也仍有不少「空鋪」。上水有商戶稱,以往「忙碌一整天」,但今年「十.一」生意慘淡,下午幾乎一個旅客也沒有。
香港官員、藥鋪老闆、走私批發商埋怨佔中、驅蝗行動,這類人真死到臨頭都不知自己甚麼病 。
驅蝗初見成效,並帶出一個訊息給香港人及腦殘官員們。未有大陸人大批到香港(所謂自由行)走私作孽的時候,香港也不至於此,何以香港黐住大陸,趕走高檔外國(註)遊客,藥行多過米鋪,鋪天蓋地血腥旗,令香港大陸化嚴重,靠賣藥、奶粉及舐共維生,又會好到如何?

大媽在旺角等地跳舞滋擾,警員竟專事保護一副吃裡扒外嘴臉 。
你越大陸化,掛血腥旗招徠,慶祝國慶題詞以為這樣來討好大陸客,以為當人家奉如皇上出巡,多包容便可以?如此一來大陸客更覺得你無guts無特色?大陸客出得外面就大多厭共人士或想耳目一新的,大陸人天天在大陸也接觸及這類九唔搭八「不祥物」,如今香港又鋪天蓋地血腥旗,地鐵等等交通兼用唔鹹唔淡的匪語(普通話)廣播,連政府機構亦復如是,法律及執法的也大陸化,城管公安化,新移居香港大陸大媽大伯在旺角等地跳舞賣唱賣肉滋擾,警員則專事保護,充當保安人員,還不時與本地人發生警民衝突,令大陸人更視警員如犬,認為警員一定保護他們而囂張跋扈,但更看不起警員,警員則一副吃裡扒外嘴臉,教本地人為之氣結,大陸人同留係大陸有乜分別?畀我都去日本韓國喇!起碼見不到這些爛旗濫貨!連這一點也想不到?自怨自艾光賴本地人趕客,這類膚淺兼塞責的愛字堆(自稱愛國的人統稱),好應檢討自己做人的態度及觀念,否則只有進一步大陸化後等死一途。
(註:外國客不買藥及奶粉,景點有拆盡拆,到景點闕如,失去內涵兼人老珠黃,各產業動力缺失,外國人覺得無趣。)

-----------------------------

2015年7月15日 星期三

拉勻一世論的荒謬!


以『拉勻一世來計』突然聞名,其理論是人體某時期攝入超標毒物而拉勻一生其實是無超標的,身為政府衛生署醫生程卓端竟有此驚人謬論。
         近日啟晴邨首先發現食水含鉛,而後更有水泉澳、葵聯肇事,而幾大政府部門均未有亡羊補牢之心,各自推諉責任,主要兇嫌為大陸一所臭名遠播的大陸國企旗下子公司中國建築,而涉案的有*反智議員蔣麗芸的丈夫梁海明為中國建築的非執行董事及股東,由於同姓三分親關係,梁振英也謬論百出什麼:『無理由香港製造就無事,香港外製造就出事』(暗指大陸,因要借視線才說成這樣),而盧偉國更揚言稱大陸水龍頭品質高,這類反智思維不勝枚舉,廬生言論說得好但只講了前段,全句應為:大陸水龍頭品質極高,可惜製造者人品極劣。
*(所有稱建制派保皇黨皆可稱反智派,因要護主所以言論扭曲兼反智違實)
         一直的官官相護,未有去思考怎補救和止住源頭,幾天也是人人說:『唔係我,唔係佢(大陸)』沒完沒了,到後來,有一名政府衛生署醫生程卓端發出一段『拉勻一世來計』謬論,本人覺得程醫生可領取諾貝爾最荒謬理論獎,她理論堪稱低智、無聊兼反智的代表,套用她理論,你很難自殺成功,只要閣下燒炭前大喊:『拉.勻.一.世.計』你便不會死的了;更可買老鼠藥回來先唸:『拉.勻.一.世.計』,保你頓成”義和團”刀槍不入,到後來網民攻訐,又出來解畫,這概念太難明,你們誤會了,這時,本人只難明一樣:「妳點解做到醫生?」以下一段段子,來表明程醫生的謬論有幾膠,去片!
         一日某君去餐廳飲凍檸茶,侍應端來一杯凍檸茶,某君不發覺2片檸檬間夾著一隻大蟑螂,因天氣太熱不虞有詐便用力去擂檸檬和小強,急不及待飲了一大半,赫然發現有幾條蟑螂腿黏在冰塊上。
         某君怒氣地揚手召侍應過來說:「幹嘛你們的凍檸檬茶有蟑螂?」
         侍應說:「我都不知道,水吧做的,對不起,我換一杯沒蟑螂的給你..」
         擾攘片刻召來了經理;
         經理抱歉道:「對不起,我會責難我的員工,小心一點...」
         某君說:「我並非去跟你研究如何防止下一次,我是要你們面對這一次責任!」
         這時,水吧便跑出來辯解:「先生,唔好意思,這些事情我唔想,你唔想,那小強都唔想,但據專家統計,吃一隻半隻蟑螂,拉勻一生來計,不會對你有傷害的...」
         接著沒完沒了的爭議也得不到結論...
         第二日,報上刊著:『某君因昨日喝完帶蟑螂的檸檬茶死亡』
         這裡帶給發明”拉勻一世論”的程醫生知道,並不是喝完帶蟑螂的檸檬茶會死,而是受害者心裡害怕而又得不到正常心理輔導而自己嚇死自己,更表明人說每一句話也需要負責的,要不,你是幫凶或殺人凶手。

-----------------------------

2015年5月13日 星期三

一幫豬狗不如

正值六四來臨前際,不能不再執筆臭罵一幫豬狗不如的中共,狼心狗肺的土共仍綁架著中國,令中國體無完膚,道德淪喪,港人真天真得可愛,一直為狼邦送錢回去辦學、扶貧,到頭來善款用來辦黑學店、孔子學店,錢都去了半獸人手中,中共一直在利用港人善心愛心去撈錢!好一幫天殺的狐朋狗黨!
共產黨的文化並不代表中華洋洋數千載的中國文化,共產黨文化只在1949年綁架了中國後,一直在毀屍滅跡、強行洗腦、改用文字,去令幾代中國人處於資訊封鎖監控過濾環境中,行了6x多年,還不時拿孔子出來招搖撞騙,向外國人自詡為中國正宗!這幫狐朋狗黨不滅,中國文化也無出頭之日,君不見以前中國稱禮義之邦,大談禮義廉恥;
但現在中共,有什麼禮?插隊打尖;日本av來訪中共,中共狗官握手,只眼看人胸口兩團肉,面也差點貼到人家胸部的一副狼相,禮之何在?
現在中共,有什麼義?小孩小悅悅給車輾過,躺地無援,路人如鯽,無人加以援手,反只一個拾荒老者,把她抱到醫院去;黑心食品用品,已知有害還可招搖過市,甚至運到外國去賣,這叫義?
現在中共,有什麼廉?中共官員上下一心向錢看,搞得中共無官不貪逢貪必大,個個做官只為錢,認為錢是萬能,可擺脫現狀,可想而知連狗官也覺中共不濟,紛紛掙錢外逃享樂去,這叫廉?
現在中共,有誰知恥?中共官員的厚黑手段,文明人是不理解得到的,一樁樁的大型天災,港台善翁,刻不容緩搞賬災扶危,籌募善款到大陸,就如擔沙塞海永無止境,但錢到手後全在貪官手中去,難者依然接受災害洗禮,汶川大地震發生後,離汶川不遠的一個小鎮長埋地下,兩座大山竟倒塌到兩峰互貼,有如核爆現場,但中共一直禁提禁言該小鎮,有理由相信在那小鎮曾經試核,牽連到汶川製造天災,順道撈一筆,人面前苦口苦面說:多難興幫,在背後,笑到合不攏咀,回想:多難興幫,真有意思:(多)一點製造災(難興)建強大的黑(幫),看括號連成的意思,就知道內在含義了!人說知恥近乎勇,但老共不知羞恥為何物,所以,勇極有限!

--------------------------------

2015年1月24日 星期六

夢囈的國家


大陸動車亮點在那堆貨物,原來大陸所有交通工具是用來運私貨的,土共一日不除去這等民風,別妄想以為會「崛起」。


世上有旅遊人仕如大陸這等國家般,旅遊如螞蟻搬家,「行李」多過人的嗎?(網路圖片)
八九十年代香港,香港人日以繼夜,搬箱運櫳,到大陸消費,因大陸人工便宜,將廠房全押注般北上,中共在香港充作金股「學習場」,輸掉的大筆債務由香港人埋單找數,中共生存在地球上的角色就是一株「食人毒草」,需要時要咋也可以,到利用完畢便加以破壞,毀屍滅跡,改頭換面,教識徒弟殺師傅;一切承諾、契約、道義、也均淪喪。
南柯一夢般的崛起,不懂守成,只知亂闖胡搞財大氣粗,令自己在短期內勾勒出「錢權貪腐污染大國」,地方債務及污染災禍遍野哀鴻,末日臨頭尚未了解自己錯在哪裡。
大陸人堪稱世界上唯一的勞動人種,不論在有多文明的地方旅遊(其實稱:「膂遊」較貼切),未見有大陸人輕車簡從,均是一箱、二櫳、三背囊、四手抽袋,猶如古時丐幫的布袋弟子般,不論何時,無論何地,也在運輸重甸甸的「行李」,大陸人均口味獨特,每轉運輸」並不會買「紀念品」,只會買同樣的大量貨品回去以貨易錢。

腳痛下台時的亂港太監「老懵董」。(網路圖片)

中共末日前,再臨香港扮慈禧太后干政亂港的董建華。(蘋果日報)
這種「國家」的「包容力」(其實無力管)驚人,真有「國祚臨末無力管,癌症末年無心治」之景象,但還是有一些行將近木、滿瞼病容的狗奴蟊賊如董建華、陳佐洱之流在騙文明的人要包容、了解及給機會予「牠」們的垃圾政黨。
大陸高「倌(殯儀館堂倌)」,說話永遠有如斷截禾蟲,吞吞吐吐,中氣不夠底氣不足猶似公公(太監)。

中共不斷向世界各文明國家作網路攻擊,黑客不斷盜取世界各國科技及個人資料。(蘋果日報)
在內管不住,這邊口還啃蝕著中國,腦內想當地球霸王,眼望要咬台灣、日本,閣下稱自己會「崛起」?未免痴人在說夢話了!
-----------------------------------